大陸中醫專家佟彤身心養生論


中國字中“病”字的結構,清楚地昭示了“上火”是人類難以逃脫的宿命 - “病”字下的“丙”字,在天干中和“火”,“心”相對應。選擇與火相對的丙,而不是與木相對應的甲或乙,在文字中圖解疾病,可見古人眼中的病大多與上火難脫關係疾病是各種原因“引火燒身”的結果 ... ...這個看起來通俗,感性的認識,在古代金元時期名醫朱丹溪那裡被成功地理論化為“陽常有餘,陰常不足”,這種“陽”永遠大於“陰”的人體生理狀態,不僅保證了運轉生命的生機,也提供了人類上火的可能。

王綸“明醫雜著”:“補陰之藥,自少至老,不可缺也。”

補陰的藥要常吃,從年少到年老,不可缺少。

元朱丹溪“丹溪心法”:“陰虛火動難治。火鬱當發,看在何經?重者則從其性而升之。實火可瀉,黃連解毒之類。虛火可補。有補陰,火即自降,炒黃柏,生地黃之類。“

陰虛火旺治療困難。有火就要發出去,發的時候要看火在哪條經。實火可以用黃連解毒之類的瀉火,虛火可以用黃柏,生地之類的補陰降火。

不止一個專家對年過 40歲的男性提倡吃六味地黃丸,因為到這時候各種各樣的慾念“為非作歹”也多年了,難免上火,難免消耗陰氣。這也充分證明了朱丹溪“陽常有餘,陰常不足“的理論。就是說,即便沒有疾病,陰虛也比陽虛更容易發生,需要用藥物把陰補上去,他因此定制了”大補陰丸。“現在我們用的六味地黃丸與其同理,而後者作用和緩。

六味地黃丸最初是明朝錢乙開給小孩子的方子,因為孩子的體質是稚陰稚陽的,無論是陰還是陽都很稚嫩,經不起力量過大的藥物,六味地黃丸很平和,一共六味藥,三味是補的 - 生地,山藥,山萸肉,三味是瀉的 - 澤瀉,茯苓,丹皮。三補三瀉,補洩平衡了,補起陰來就不會上火了。

據說康熙四十九年,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當時任江寧織造,患病兩月未癒,臥床不起。康熙獲知,親賜六味地黃湯,曹寅遵旨服藥,很快就痊癒了,後來又繼續服用六味地黃丸,身體健旺勝前。可見那時候人們已經將六味地黃丸作為養生保健品了。

《六味地黃丸》的適應症很多,包括糖尿病,慢性肝炎,慢性腎炎,甲亢,總之都是消耗性疾病,遷延日久,傷到了陰,吃六味地黃丸等於是在收拾虛火造成的殘局,修復被傷害的體質。

六味地黃丸藥性平和,對症的服用者為手腳心熱,嗓子發幹,怕熱,夜裡睡覺會出汗(一般是盜汗,就是在醒後發現自己一身是汗)。這個時候未必有明確的疾病,是處於一種機能紊亂,屬於亞健康狀態,吃六味地黃丸可以改變紊亂,防止其進一步發展。

同樣是腎虛,如果是白胖白胖的,一動就喘的人就屬於陽虛了,要吃金匱腎氣丸。這時吃六味地黃丸就反而會貽誤治療時機。

需要注意,雖然六味地黃丸是平補平瀉,畢竟是偏於補陰,配方中陰柔的藥多一些,吃後會妨礙消化功能,如果脾胃功能不強,最好間斷地吃,長期連續服用就會影響胃口了。

《杞菊地黃丸》是在六味地黃丸的基礎上加了枸杞和菊花。當陰虛導致眼睛耳朵異常時,如眩暈耳鳴,羞明畏光,適合吃這個藥。如果眼睛的問題更突出,可以用更有針對性的明目地黃丸,它是在六味地黃丸的基礎上加了石決明,白蒺藜,枸杞等,如乾燥性角膜炎,老年性淚腺萎縮,白內障早期等都可以使用。

《麥味地黃丸》是在六味地黃丸的基礎上加了麥冬和五味子。麥冬是用來增加滋陰功能的,五味子是收斂的,這兩個藥和人參配,就是著名的生脈飲,現在已有輸液劑型,救治休克時可以用,可見其補益的力量。人參是補氣的,另外兩個藥是防止精華的進一步散失。所以這個麥味地黃丸也稱“八仙長壽丸” ,它的保養性質比其他幾個地黃丸都要明顯。

《知柏地黃丸》在地黃丸系列中有更加明確的方向性,其針對的虛火比前幾個適應症要明顯,適用的患者會有如下症狀:感到頭目暈眩,耳鳴耳聾,手腳心,胸口覺得發熱,腰膝酸痛,男人有遺精,女人有潮熱,兩顴發紅,發熱。還有牙疼,不是因為發炎,只是莫名其妙地疼,咬東西牙根沒勁。知柏地黃丸是地黃丸系列裡清虛火作用最強的一個,因為知母和黃柏的苦寒特點,用起來也比其他幾個地黃丸要謹慎,腰酸腿軟和手腳心發熱是這種病人的典型症狀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N 的頭像
SUN

樂活養生館

S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