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mygod0328 - 福不可受盡,受盡則緣必孤

http://mygod0328.pixnet.net/blog/trackback/974af49d84/37469820

 

福不可受盡,受盡則緣必孤 

 

宋朝的法演禪師有回說戒說: 「勢不可使盡,使盡則禍必至;福不可受盡,受盡則緣必孤;話不可說盡,說盡則人必易(易,生變也);規矩不可行盡,行盡則人必繁。」這就是在警示我們,凡事皆不可太過極端、絕斷,當留點空間給自己或別人。

 

「勢不可使盡」:有人認為權力在握,吆三喝四,是人生最得意的事。更有些人,更是乘勢而起,爭一時的龍鳳。而不知道,勢力一用盡災禍到來時,正如「飛鳥盡良弓藏,狡兔死走狗烹」,後悔都來不及了。

 

當勾踐剛剛滅吳稱霸時,其手下最大之功臣范蠡被封上將軍。然范蠡深知「大名之下難久居」,「久受尊名不祥」,故功成時立即隱退,就和他的徒弟乘舟而去,從此就不回來了。後來改名為陶朱公,以後因經商而致富。

 

范蠡曾派遣人寫信給文種,勸說「飛鳥盡,良弓藏;狡免死,走狗烹。越王為人長頸鳥啄,可與共患難,不可與共樂,子何不去?」文種卻不願聽從,不久果被勾踐賜劍而死。

 

「福不可受盡」:有的人認為擁有了錢財,人生就很幸福。但是金錢若使用不當,往往是罪惡的來源。

 

而今日社會上更有許多不知慈悲助人,只知守住金錢,他們雖然富甲一方,但是因為不會使用金錢,「金錢」只會徒然增加他們的煩惱與業障而已!更有人行樂及時,「有福不享人笑痴」。

 

但是他們不知道,福如果享盡,就算是天人,也會有「五衰相」的現象;更何況我們這些博地凡夫,業深福薄,失人身易,得人身難。縱情財色名食睡,恐怕要墮入地獄,變成閻羅王的點心了。

 

「話不可說盡」:凡事要留個餘地,愈是憤怒的時候,愈是要克制自己,不輕易口出惡言,傷人傷己。佛經上說:「瞋火能燒功德林」一時的怒氣,無心的言語,往往會毀掉多年辛苦培養的友誼與功德。待人謙遜包容,不驕矜,不恃寵,靜坐常常思維自己的過錯,閒談時不要去談論別人的是非,要常常反省檢討自己的缺失,而不斤斤計較別人的過錯。寧可他人負我,我決不負他人,以責人之心責己,以恕己之心恕人。能夠以如此寬容,體諒的心來對待社會生活的一切,擺在眼前的必定是一條坦蕩的大道。

 

「規矩不可行盡」:但是有的人,發號施令,自以為威儀具足,唯我獨尊。卻不知道,好的翁姑,也不能不「不痴不聾」;調和君臣的宰相,更不能不「肚大撐船」。明察秋毫,戒律森嚴,往往刻薄寡恩,要明白,就算是佛戒也有開解。

 

商鞅協助秦孝公變法,在極短的時間內,使質樸落後的秦國,變成威震天下的強權,這是中國歷史上極少見的異數;但是,商鞅本人也為這個成功付出慘重的代價。商鞅突破傳統,推行新政,卻遭到極大的阻力。原來秦國政府一向是雷聲大雨點小,凡事因循苟且,未能得到人民的信任。

 

為了改變人民的觀念,樹立政府的威信,商鞅派人在都城的南門,豎立一根三丈高的木柱,並貼出布告說明:「搬木柱到北門的人,賞黃金十斤。」誰也不敢相信天下會有這麼好的差事,沒有人肯去試。

 

商鞅把獎金提高到黃金五十斤,但是人民仍然懷疑,不敢去搬。過了幾天,才有一個人半信半疑地來試,當他把柱子搬到北門時,立刻得到五十斤黃金。這個消息立刻傳遍全國,老百姓才肯相信政府是言出必行的。以後商鞅所頒佈的法令,人民都不敢怠慢,新法也跟著順利推展開來,這就是有名的「徙木示信」的故事。

 

老百姓都能服從法令了,可是許多權貴依然我行我素。

有一回太子犯了法,太子自以為王位繼承人,沒有什麼關係,但是商鞅卻主張「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」,如今太子犯了過錯,是他的老師管教不嚴, 應該由老師負責。於是太傅公子虔,太師公孫賈都遭到處罰,從此以後,就連貴族也不敢隨便犯法了。

 

此時的商鞅權傾朝野,功高望重,但是在志得意滿的時候,暗中忌恨他的人也愈來愈多了。秦孝公去世,曾經遭商鞅懲罰的太子即位,就是秦惠文王。太傅公子虔大權在握,為了報復當年受刑的恥辱,於是聯合其他怨恨商鞅的貴族,共同控告他謀反,並下令緝捕。

 

商鞅一聽到這個消息,立刻打扮成小兵模樣逃亡。到了下關想要投宿旅館,但沒有帶身份證明,旅館老板告訴他:「商君公佈的法令,不收來歷不明的人,違反規定會被殺頭示眾。」到了這時候,商鞅不禁嘆息的說:「我真是作法自斃呀!」秦國的追兵迅速緝捕到商鞅,惠文王下令將他五馬分屍,而他的族人也受到牽連,被殺得一個也不剩。

故「勢不可使盡,話不可說盡,福不可享盡,規矩不可行盡,凡事太盡,緣份勢必早盡。」

 

陽朱前往宋國,住在旅館裡。旅館的主人有兩個妾,一個漂亮,一個醜陋。可是醜陋的卻頗得寵愛,而漂亮的反而備受冷落。陽朱覺得很奇怪,問主人到底是什麼緣故?主人的回答很有意思:「那個漂亮的自以為漂亮,而表現得很驕傲,因此我不但看不到他的美麗,反而感到很厭嫌。而長得醜陋的這一位,自認為不美,表現得格外溫柔順從,因此我喜歡她的溫柔順從,也就不覺得她有什麼醜陋的了。」

 

陽朱在魏國京城遇到老子,特地趨前請教。老子嘆了一口氣說:「我本來以為你是可以受教的,現在才知道你根本不堪造就。」陽朱不能服氣,請問其故?老子說:「你驕矜自滿,目空一切,而且自命清高,不能包容,像這樣誰敢跟你相處?你要知道,一個真正清高的人,絕不會處處表現出很清高的樣子;而一個品德修養很完美的人,反而顯得樸實謙下,讓人看起來好像有些缺陷。」陽朱聽了,立刻誠惶誠恐謝罪道:「承蒙賜教,我知道我的過錯了。」

 

原先陽朱住進旅館時,旅館主人畢恭畢敬親自為他安排席位,女主人畢恭畢敬親自為他送上盥洗用具,住店的客人卻一個個地走避,連正在火爐旁取暖的人,也馬上把地方讓出來。等到領教老子一席話之後,人際關係有了改善,大家漸漸跟他親熱了起來。

 

「高者必墮,物極必反。」飆風發發,卻是不能終朝;細水涓涓,才能綿綿長流,豈不見,剛強的最易摧折,柔弱的反而成了「生之徒」。真正有智慧的人,能和其光同其塵,抱其撲守其真。

 

圜悟禪師心要:「得道的人,猶如三家村裡漢。」三家村係譬喻窮鄉僻壤,三家村裡漢可說是鄉巴佬中的鄉巴佬。

 

如果我們得了無上大法以後,能夠以三家村裡漢的態度看待自己,不求名聞利養,作一個道道地地的小市民,走在路上,雖其貌不揚,不受人矚目,也不會感到自卑;縱使被忽略、輕視、毀謗,也不會在意,那麼修行非常安全,縱使臨終老死,不為人知,亦如孔子所言:「人不知而不慍也。」

很值得玩味!

 

 

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